>

  倾蘅也是抬头望了望天上那一轮朦胧的婵娟,心里感慨有千万也不出一句。%书%阁%网Www.Shuge.neT[][].[][].[]只能默默地跟着回了房间。落徵和槿澜各有所思,皆是沉默不语,安安静静的回去了。虽然也想让落徵一起去避避风头,但落徵坚持不走,倾蘅也没办法。目送几人离开之后,李居安只了一句:“还剩六天……”便独自回了房间。当下就开始收拾行李,准备让他们秘密离开。一来怕惹人注意,二来也是为了保护他们。跟兮兮的解释也不过是百长门很神秘的啦,不可以被坏人知道的,所以一定要悄悄的走~这种话……兮兮这下就很欢快的点头了:“嗯嗯!娘一定要快点来哦~”倾蘅轻轻把她揽在怀里:“会的,娘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跟上兮兮的……”倾蘅鼻子一酸,却又不敢哭出来,忍了忍才释怀。孩子的世界就是简单,这个问题让倾蘅松了口气:“当然啦。等人齐了我们会一起找你们的。这样子的话,兮兮同不同意呀?”轻轻捏了捏兮兮的脸蛋,笑着问道。兮兮也是的思量了一番,抬头看看落徵,又看看倾蘅:“所有人都会去吗?”眼睛睁的大大的,很是萌萌的笑着,问了这个问题。“那,娘也去吗?”兮兮想也不想就直接问了。倾蘅猜到了兮兮会这样问,却不知道自己的理由能不能服兮兮:“娘还要等溏叔叔他们,就不能和兮兮一起了。兮兮先和长辈们一起过去,娘保证,很快就去找你好不好?”带着期待的眼神,掩住了闪烁,略微轻笑的等待兮兮的答案。“兮兮啊,你不是一直都很好奇娘以前住的百长门是什么样子的吗?”心里头全是不舍得又能如何,狠了狠,“现在呢,娘的师伯还有姨婆和长风叔叔,都要回一趟我们百长门办些事情,过些时候就回来。兮兮要不要一起去呢?”半蹲着,仔仔细细的看着兮兮的每一个表情,最舍不得的就是兮兮,放不下的也是兮兮。扑进倾蘅的怀里,撒娇的模样特别可爱。倾蘅笑了笑:“兮兮这么有天赋啊!让娘看看~”牵起兮兮的手,漫步走向落徵,微微颔首,视线就转移到宣纸上去了。兮兮学画不过几日,哪里就能多么厉害有造诣呢,却还是笑了笑:“我们兮兮就是这么冰雪聪明,画的很用心呢。”抚了抚她的头,兮兮也很开心的,很满足的笑着。离开萧紫庭房间以后,就去了落徵和兮兮练画的地方。“兮兮~”轻轻一唤,兮兮立马朝落徵笑笑,将笔放下,朝倾蘅奔了过去:“娘~娘~快来看看兮兮的画!”“萧姨放心,我知道怎么和她的。麻烦萧姨在我没回去之前要好好看着她,这孩子……”一番如此凝重的交代,就连萧紫庭也开始怀疑,这哪里是一个未出阁的丫头得出来的话啊,就像真的为人母那般呵护,关心无微不至。也许,江湖没能改变她,爱情也只是动摇了她的心,可兮兮呢,却直接把她带向成熟。这样一个质的变化,谁能料的到?!萧紫庭听倾蘅到这个份上自然就不拒绝了:“我明白了,不过,最要紧的是兮兮自己的想法吧。”话虽如此,槿澜却还是放不下的,李居安也同样。不过李居安不会表现出来,私下里也另有安排。槿澜表示要等着七日之限的结果,也想知道,堂堂了生长世的陵法,他所坚信的人,究竟值不值得他信!“没关系,长风和师伯会接应你们的……我只是希望兮兮在那里可以有人照顾,在那里能和这边一样开心……”倾蘅也没想到,师伯修道,修心,对生死看淡也就罢了,面对如何噩耗居然也可以放下成见,并且赞同自己的做法,是凡事不可紧逼过甚,总要给别人留有余地,不至于让别人在绝境中被逼成魔。“倾蘅啊,萧姨可以帮你,可是,路途如此遥远,你不怕出事吗?”萧紫庭可不担心她自己的老骨头,倒是兮兮,倾蘅那么疼爱她,出了一点差错,倾蘅怕是受不住的。午时,倾蘅找到了萧紫庭:“萧姨,你帮我把兮兮带去百长门如今的本址吧。”对于兮兮来,避开江湖纷争,也许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,毕竟还有一个被误解的“妖女”之名呢……第二日清晨,雨上真人和长风一起来了宁府。溏陵法木然的看了看承寒,忧虑,焦急,纠结和无奈,无法抉择……“好,我知道了,我会尽快赶回来帮你的!但你要记住,这七日之内,除了千决泪你千万别杀任何人……”承寒朝他一笑,二人双手一击,便朝不同方向离开了。“你那冥顽不灵的大哥已经知道了你下山的事了,过不了多久,所有那些所谓的正派就会去杀她。你希望她从江湖得知自己的身世,还是你自己亲自告诉她?别告诉我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……”松开溏陵法的手,“溏,以你的能力找到她,并带在身边保护,不是更好?”“恐怕,江湖会有一场浩劫……你现在不明白没关系,过不了多久,就能亲眼见证了。”莫承寒拍了拍溏,“这些事我会亲自从飘泠口中问出来的,你现在不用为我担忧,只管去找你徒弟吧。”欲走却被拉住:“这种关键时候,你让我怎么放心去找溪泫?”溏陵法一瞬间惊起,站直了身子:“这?这怎么会?天潭水虽是解百毒的良药,可毕竟不是每一种毒都能破解……”到底溏陵法不是邪道中混过来的,他不理解承寒的意思。“溏,你是真糊涂了。他们‘醉翁之意不在酒’……”莫承寒走近,“览海不是目标,览海的天潭水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……”“也许把飘泠逼出来会比我们煞费苦心去找证据要更有效果。可是你,仅仅为了你而去灭了览海,这又到底……”溏陵法心中有一丝愧对槿澜,假如自己能再谨慎一点,不定可以避免这场悲剧……“不管他们有没有私下勾结来诬陷我,千决泪我是一定要灭掉的。至于飘泠……想找她现在看起来简单多了……”李居安因为承寒的身份,直接将长风的死赖在他身上,他会不懂?既然如此,利用李居安来对付飘泠,再好不过。“如此来,也许她就是知道了你们的关系,利用了你的梦境,把你们所有有牵连的人引进了这个局……一面好意帮你找回前世所爱,一面勾结千决泪来陷害你……”溏陵法突然觉得事情就算真的和猜测的一模一样,这样厉害的女人,他们真的能找到一丝一毫的证据吗?宁茕和李居安是一年前就认识的,宁茕也是一年前就被飘泠下了蛊毒的……一步步害死茕儿身边的人,可她这样工于心计的女人,绝对不会这么轻易要茕儿的命的。”因为痛恨茕儿抢走了李居安而降罪她身边所有亲近的人吗?这个解释,实在可悲……莫承寒震惊了,可转念一想,又似乎合情合理:“飘泠找到我这里是数月前的事,期间很少出现,我派人跟踪她都无果。“不错,我也是这么猜测的,他们长冥一族的来历无从得知,他们既然能知道你的前世,就不可能不知道浅瞳的今生。不管怎么想,飘泠恐怕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所有来历。就算你们的前世之缘真实存在,也恐怕被她操控了……”溏陵法对自己的猜测,有所保留,基于对长冥的未知,“她的目的恐怕一直是宁茕和李居安……”“我手下万千,见过我真面目的屈指可数。但我敢断言,没有一个敢背叛我。”莫承寒对于这一点仿佛特别自信,“除此之外……看来,飘泠果真不简单。”排除法最直接,溏陵法怎么可能会害他?唯一的可能就是飘泠了。“承寒,这件事,恐怕没这么简单。”溏陵法背靠一棵树,倚在那里,“假如所有事情真的都是千决泪一手策划,那一开始你刚认识倾蘅那会,他是怎么知道你的身份的?这是最可疑也是最关键的问题啊!”莫承寒带着溏陵法也没闲着,随即吩咐了手下去找千决泪的下落,就算把整个临江翻过来,他也要找到。可溏陵法经过今晚的事情,虽可惜,到底因为没了要掩饰的担忧,思绪和理智重回心中。待承寒彻底冷静下来的时候,终于想出了个大概。都女人身在爱情的漩涡里时,眼睛和心都是被蒙蔽了的。就算是倾蘅又如何逃出这魔咒?心里想的是要相信他就相信了,忘记了江湖里原有的传,忘记了莫承寒为何会有凌霄冰塔这个外号的原因……心里翻腾起莫名的悲痛,看着身旁的兮兮,终究还是压了下去。轻轻叹了叹气,闭上眼睛,暂时忘却了这些困惑。彻夜难眠,辗转反侧,倾蘅心里多少还是接受不了这样一个事实的。想起了以前,和大叔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情愫究竟是何时种下的?又何时变得如此深厚了?想起那个自己曾经遥遥观望的背影,不敢靠的太近,却是一点都不后悔的追随。闹过别扭,也赌气离开过,可就是没想过这样一个背影,一个大叔,有一天,很可能随时会离开自己了……

欢迎大家访问:中品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pbooks.com/book/30003/7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