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这是一片浩瀚的疆土,山岳林立大川纵横,笼暮缭绕仙气,氤氲又朦胧,生灵之气磅礴,立于远方,便觉磅礴之气。

????这,便是传说中的封禅仙地,乃散仙界中,唯一一处不受境界压制的地方,凡有散仙界修士突破,除了去上仙界,便是来这封禅仙地渡劫,待出了此地,境界又会被压制。

????无人知道此地,究竟藏着何种秘辛,亦不知为何没有境界压制,只知它见证了无数沧海桑田,可称散仙界一大圣地。

????轰!轰隆隆!

????天色还未大亮,便闻轰隆声,多见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乃渡劫之景象,每一处都有人影围观,看的眸光熠熠。

????世人对此,已然习惯了,隔三差五,便有可怕的雷劫。

????待东方映出第一抹红霞,便见四方人影聚集,或腾云驾雾,或脚踏飞剑,来自四海八荒,多为大神通者,或是一派老祖,其背后势力底蕴深厚,皆是来参加五岳斗法的。

????自然,如这等盛世,自不会缺了天界之人,如太乙和太白,早在昨日已到,正四处逛游,期望能淘些好宝贝。

????俯瞰封禅仙地,人影泱泱,不乏上界的仙家,亦不缺下界的大魔,可谓鱼龙混杂,场景之热闹,还远甚华山论道。

????但,无论是谁,来了封禅之地,都是规规矩矩的,无人敢在此作乱,连天庭的玉帝来此,也不敢造次,只因封禅仙地,卧虎藏龙,其底蕴之深厚,五岳大派都忌惮三分。

????虚空,几道人影划天而来,正是叶辰他们。

????其他人还好,倒是第一次来的叶辰,满目的新奇,封禅仙地真不是一般的辽阔,比诸天门还浩瀚,透着古老沧桑气。

????“人杰地灵,好地方。”叶辰惊叹道。

????“给我老实点儿。”华山神女瞥了一眼他,颇具恐吓的意味,此刻的她,已非圣人,进封禅仙地的那一瞬,便再无境界压制,已是一尊准帝级,反观叶辰,还是一个小圣人。

????叶辰瞥了一眼,真不知这姑娘,哪来的自信,准帝又如何,真要干架,老子一样虐你,修为高有吊用,重要的是道。

????比起华山神女,华山神子的脸色,就更显阴狠了,有那么几个瞬间,都险些出手了,他也是准帝,自认一掌便能碾灭叶辰,以报前日之仇,记仇的人,多会做疯狂之事。

????叶辰眼珠摆动,瞥了一眼神子,未曾说话,心中却在冷笑,你家的神女不够看,你特么也一样,准帝很牛逼?老子还屠过大帝呢?盯了老子一路,还没看够?真要找打?

????“莫再造次。”华山真人淡道。

????此话,自是针对华山神子。

????这一路都盯着叶辰,他自是看在眼里,不成想,来了封禅仙地,竟更肆无忌惮,俨然未将他这个掌教放在眼中。

????华山神子深吸一口气,终是收了眸,嘴角微翘,眸中寒芒一闪而过,等着吧!五岳斗法落幕后,便是尔等葬身之时。

????“诶?华山的人。”

????“那个就是道经认主的小石头精?没啥特别嘛!”

????“不知走了啥狗屎运。”

????太多人仰首,更多关注叶辰,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,更有大神通者双目微眯,欲窥看叶辰,可看过之后,眼神儿就奇怪了,是叶辰的皮囊不假,可为嘛是华山神女的元神。

????华山的套路,真捉摸不透啊!更多人发觉,眼神儿皆奇怪,不知华山神女与石头精叶辰,为嘛交换肉身。

????逢到此时,便有俩老东西窜出来,揣着手,把华山之事,一桩桩一件件,都给众人拎了个门儿清,其中,除了道经认主,便是帝蕴分离,一日破四境、一炉出八丹,包括斗败华山神子与神女,没有他们不知道的,惹来了诸多听众,也惹了一片又一片惊异,都不知这些时日,华山还有这等事。

????这俩老东西,自是太乙与太白了,真是个话唠,走一路说一路,力求把叶辰的光辉事迹,传遍整个封禅仙地。

????以至于,还未等叶辰落下,他的名号,便已响满这片天地,比华山论道时更火,诸多出关的老家伙,也都震惊了。

????虚空,叶辰踏天而行,还在扫看四方。

????封禅仙地多仙山,亦多古城小镇,人影络绎不绝,隔着缥缈,能见仙山中的仙鹤,在翩然起舞;隔着虚无,亦能见古城中摊位遍布,吆喝声此起彼伏,真一副繁华景象。

????前方,一座磅礴的仙山,已映入眼帘,还未靠近,便闻大道天音,更有诸多异象幻化,掩映云雾之中,如梦似幻。

????那仙山,便是昆仑山了,先前曾参加华山论道的昆仑真仙,便是出自昆仑一脉,五岳斗法之盛会,他们便是东道主,皆是老辈传下来的规矩,已屹立封禅仙地无尽岁月了。

????昆仑峰巅,仙雾缭绕,已是人影满座,诸多石桌石椅,已摆满了仙果与琼浆玉露,多仙风道骨的仙人、玉树临风的神子、与曼妙多姿的神女,能到此处者,都是一流大势力。

????华山的到来,惹得四方瞩目。

????亦如先前,叶辰这个小石头精,又备受瞩目,怪只怪这些时日,他的风头太盛,任哪个见了,都会刮目相看,都不知这小家伙,哪个山旮旯冒出来的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

????“道经认主之人,果是不凡。”老家伙们多捋着胡须,未等叶辰落下,便已抬眸仰看,能嗅出一股玄奥的道蕴。

????神子神女们亦在看,多是不服气,都不知叶辰走了啥狗屎运,竟能让道经认主,这何止是机缘,就是逆天的造化。

????“华山掌教带他来此,寓意深远哪!”昆仑掌教笑道。

????“吾曾听闻,他斗败了华山神子与神女,如此惊艳之后辈,华山掌教必有心传他衣钵,他年,多半会是新任掌教。”

????“那可不好说,华山的局势颇微妙。”

????“也对,那帮老家伙可不安分,一个整不好,会有血雨腥风。”更多老家伙沉吟,摸着下巴,言语有深意,眸光亦深邃,盘观者清,看样子,多华山之事,早已了如指掌。

????“众仙家,别来无恙。”

????华山真人微笑,已从天而降,拱手与众仙寒暄。

????“多日不见,越发荣光了。”

????一语寒暄之后,混成一片,老家伙们一派,后辈们一派。

????华山神子瞥了一眼叶辰,转身走开了。

????华山神女倒懂事儿,与叶辰形影不离,怕这货顶着她的肉身,到处捣乱,还是那句话,如这号的,得时刻盯着。

????叶辰提了酒壶,自落下之后,便一直环看四方,欲寻找转世人,奈何,一番扫看下来,未见大楚一个亲人。

????“莫看了,过来。”华山神女拖起叶辰便走,寻了一张石桌,保险起见,还是安稳稳的坐着为好,还得紧盯着。

????“那小石头精与华山神女,啥个情况,咋互换肉身了。”

????“听闻是斗战时,出了未知的变故。”

????“能斗败华山神子与神女,融道经之人,可是可怕。”

????不少神子神女望来,窃窃私语,语气与神情各不相同,或唏嘘、或咋舌、或好奇、或怪异,而且消息都很灵通的说。

????叶辰揣手埋头,也不吃仙果,也不饮美酒,就搁那安静静的坐着,也不知在想啥,不知的,还以为他睡着了呢?

????“你能不能坐好了。”华山神女踢了叶辰一脚,狠狠瞪着,一个风华绝代的神女,这般揣着手,究竟成何体统。

????叶辰未说话,心情不怎么好,顺手摸出了一根棍子,哐当一声放桌上了,意思很极其明显,你再特么的哔哔,老子当场就给你破了,咱俩为何这般尴尬,你心里没点逼数?

????别说,他这一举动,真真好使。

????华山神女真安分了,生怕这小石头精,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做出一件无法无天之事,若如此,她会火遍整个天界。

????“昆仑竟也有帝道神蕴。”叶辰虽埋首,却感知的颇清楚,这昆仑仙山,与华山一样,都潜藏着一股可怕的帝蕴。

????对此,他并不意外,道祖必也在昆仑悟过道。

????他无需去看,五岳其他四派,多半也如此,就是不知,其他几派与这昆仑一脉,是否也能孕育出玄奥的道经。

????“她乃天山派的神女,雪灵。”华山神女遥指了一方。

????叶辰抬眸,瞟了一眼。

????那是一个水灵的小丫头,古灵精怪,还有几分俏皮,乍一看,与帝九仙性格颇为相像,看得出,她并非人修,其本体,乃一株圣洁的雪莲,不知修了多少年,才修成了人形。

????“那是大明山的神子。”

????“东南方向,乃炎山一派的神女,先天便有道火。”

????“紫竹林的那位,龙山一脉的神子。”

????华山神女频频传音,挨着个的介绍,这也是华山真人事先交代的,小石头第一次来,起码得认认各派传承。

????“散仙界,真有意思。”叶辰一脸意味深长,都是以山挂门派吗?随便占个山头儿,便是山大王,便能成一脉传承。

????而且,他还发现一个挺有趣的事。

????这些个神子神女们,还真是人以类聚,物以群分,一眼望过去,人修与人修扎堆儿聊天儿,如雪灵那等非人修的,则聚一起叽叽喳喳。

????扫看时,他望见了华山神子。

????那厮人缘颇是不错,不少人围着,不乏各派神女,亦有不少神子,聊天儿就聊天儿,几人总会朝他这边望一眼,华山神子眼神儿凶狠,他的那些个狐朋狗友,也皆是如此。

????那画面,颇有同仇敌忾的意味。

????“你的人缘儿,貌似不怎么好啊!”

????叶辰又埋了头,是对华山神女说,这么热闹的场景,这么多神子神女,扎堆儿的扎堆儿,八卦的八卦,就属他俩这清静,基本是鸟不拉屎,也只偶尔几人路过,寒暄一笑,随后便走开了。

????“懂不懂何为政.治。”华山神女不以为然。

????这俩字一出,叶辰瞬间了然,这副画面看似和谐,看似热闹,实则潜藏暗涌,扎堆儿的人,都是利益共同体。

????不知为何,看着看着,他眼神儿变的有些奇怪了,总觉神子神女聚一块儿,像是相亲大会,嗯,也便是传说中的政.治联姻,各派皆有算计,神子神女多半也带着使命。

????想到这,他又瞟了一眼身侧这位,“咋没人找你嘞!”

????“谁敢哪!”华山神女得意一笑。

????叶辰上下扫量了一下这娘们儿,看她笑的这般得意,她家那位,必定是个狠角色,一般人惹不起的狠角色,神子们不敢上前搭讪,多半怕挨揍。

????果然,很快便印证了他之猜测。

????在他目视下,一个青年走了进来,浑身上下,都透着一股放荡不羁的气质,腰间挂着酒葫芦,头发也略显蓬乱,浑身的酒气,一瞧便知,是个酒鬼,这形态,倒是跟谢云颇有几分相似。

????此货,身份可不简单,乃昆仑一脉的神子,不是一般的强,起码,不是华山神子那等货色可以比拟的,介于少年帝级与帝子级之间。

????“总算来个能看的了。”叶辰揣着手道。

????昆仑神子的到来,致使在场人,眸中都多了一抹忌惮,别看昆仑神子一副醉鬼相,可他干起仗来,猛的一逼。

????昆仑神子随意摆了手,一路晃晃悠悠,朝叶辰这般而来,对叶辰与华山神女换肉身一事,他早已知晓,并无诧异。

????“梦道仙法出了问题。”华山神女一声干笑。

????“都说了别动那仙法,就是不听。”

????昆仑的神子,倒是自来熟,一屁股坐叶辰与华山神女中间了,一双惺忪醉眼,上下瞅着叶辰,里里外外,看了个遍儿,摸着下巴道,“道经认主,果然不是一般的小妖精。”

????“道经给面子。”叶辰一语百无聊赖。

????“待五岳斗法落幕,找个地儿,我揍你一顿。”昆仑神子灌了一口酒,说话很有学问,打人都被他说的清新脱俗。

????很显然,叶辰用了华山神女的肉身,他很是不爽。

????“好说。”叶辰回的颇随意,真一点儿表情都没,谁特么挨揍还一定嘞!这娘们儿的肉身,你以为老子想用?我是招谁惹谁了,稀里糊涂被换了肉身,咋地,还得挨顿揍呗!

????“先说好,我是**家仙儿,不是摸你。”

????昆仑神子又开口,已抓了叶辰的手,摸了又摸,一边摸叶辰,一边跟华山神女聊天儿,没办法,谁让他俩换了肉身,他总不能去摸华山神女吧!她用的可是叶辰的肉身。

????叶辰深吸了一口气,总觉有一种被**的感觉:恶心。

????还有,他坐在这,也总觉自己头脑发光,就像个电灯泡儿,而他所存在的价值,就是披着华山神女的肉身被摸。

????“这么多人,多不好意思。”华山神女多了一抹娇羞。

????“早晚的事,有啥不好意思的。”昆仑神子的脸皮就贼厚了,摸了手还想摸摸脸,摸了脸还想摸摸胸,真不安分。

????他是真有情调,摸着华山神女肉身,与华山神女元神聊天儿,那等美妙的画面,咋看都像是跟俩人在谈恋爱。

????昆仑掌教见了,一阵捋胡须,他家的神子,越发上道了,拐了华山的神女,昆仑便又多一个人才,他就喜欢人才。

????而华山真人与华山仙子见了,则一声干咳,表情略显尴尬,是为叶辰而尴尬,被人**的感觉,该是很惆怅的。

????奸.夫淫.妇。

????事实上,叶大少已是脸色发黑了,心中也已不知一次开骂,顺便,还把这俩人的祖宗八辈儿,挨个问候了一遍儿。

????终究,他起身走了,再特么恶心下去,必定会吐。

????身后,昆仑神子还在与华山神女谈情说爱,对的是叶辰的肉身,他还真说得下去,若换做叶辰,已吐八百回了。

????说话间,又有一行人从天而降。

????乃黄山一派,亦是掌教亲至,外加一个女长老。

????说起他家的神子与神女,就顶有意思了,乍一看,男的玉树临风,女的娇艳如花,可仔细一瞅,俩人的眼都不怎么正常,一个斜视,一个斗鸡眼儿,看的叶辰都摸了下巴,这俩若结成夫妻,孕育出的娃,搞不好会是个斜视斗鸡眼儿。

????随后到的,便是泰山派。

????这一脉的神子神女,就正常多了,本是郎才女貌,天生的一对儿,极为般配的说,可这俩人,却好似也不怎么来电,落下之后,便各奔一方,一个找情郎,一个找情人。

????其后,恒山派与衡山派不分先后赶到。

????这两派道号谐音,底蕴亦不分上下,神子神皆非泛泛之辈,血脉极为强大,对道之参悟亦不低,尤属衡山一派的神子,看的叶辰不由侧眸,修的就是缥缈之道,身影似隐若现。

????至此,五岳斗法的门派,已如数到场。

????一番寒暄,各自安坐,而五岳的掌教,虽表面笑的温和,可私下,火药味儿正浓,明日才是五岳斗法,可如今这个局面,却颇有当场开干的架势,都不知哪来的仇怨。

????还有五岳的神子神女,亦是如此,长辈看长辈,小辈看小辈,眸光熠熠,已按耐不住开打的心绪,眼神颇具挑衅。

????而身为华山弟子的叶辰,也被那等眼神儿招呼了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中品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pbooks.com/book/91903/2593/